赤燑

跳妹
哄妹妹开心的,希望能够被接受吧
画画真难

吓死我了千万大佬
还有我终于get√到高级挂件了

发出怨怼的声音。

尝试诈尸






她回头来对我笑。
“不要怕,阴阳师大人。”
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耳畔的青丝因她的动作而在空中飘起,唇畔噙着清浅的笑意。
她身边的鸟儿仍是环在她身边,鸟鸣声清脆。
一双眼眸半弯藏着琥珀。
和往常一样。
可就是这样我才害怕。
我以为我曾经拥有,可与她相处之后,却逐渐感觉到我与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心里头没由来地感到恐慌。
“我走了,阴阳师大人。”
我想挽回她。伸出手,可连她的衣袂都碰不到。
嘴张得很大,声音自顾自堵在喉咙眼。
泪水夺眶而出,身体像是被抽掉脊柱一样,软趴趴的瘫坐在地上起不来。
于是我就是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去。
发不出一丝声音。
我早该知道的才是。
这样的人儿,是不会为我所拥有的。 























像我这样的非洲人,根本抽不出花鸟卷。 
劫命!

人间四月天
看!那是我的大舅!
我家的!
吹爆

你是我人间的四月天

给他的情书。
请帮我保密,无意间看了它就忘记吧。

你是我人间的四月天。
初次见面,不,只是我在看海报时看见你的身影,心情就有些变了。
好漂亮。
这是第一印象。
喜欢美的事物——或是人,大抵是人类的天性吧?
于是便暗自许下诺言,默默期待着你的到来。

只是没想到你真的会来。
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这句话在我身上却不适用。
谁知道三张符单独抽下去,却出了三个ssr呢?你是第二个。 
我立刻呆在原地。
召唤室中粉色的冥蝶刚刚散去,你手持折扇莅临。身侧的两条狐尾落地,面具下的一张面庞似笑非笑。
九尾狐狸玉藻前,绝代风华,果真是名不虚传。
脑海中一片空白。
明明只是一刹那,却好似已过千年。
你唇畔带笑,念完词后便安安静静地立在那里。
听不到你的声音了。
心这才后知后觉地加速跳动了起来。
我喜欢你,一见钟情。

【馔月】那年

摸鱼小短篇 
将军馔x神明月
写故事的脑回路越来越清奇
御馔津视角
架空背景
人物ooc突破天际


那年我被贬,可名义上却是皇上恩赐放我假,去了多水的江南。
约莫是圣上忌惮我了罢。


江南倒是个好地方。
软言软语,杨柳拂堤,说不清的好风景。不似大漠,黄沙漫天,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全靠吼,一片荒凉之色。
我无意去理会官场,只是只身一人,随意找了个村子落脚。
那日我于晌午到达那村,原以为平安无事却听到路旁的草丛中的窸窣声。
手已紧握腰间的剑。
不料一回头,看到的是个白发的小姑娘。
她绿色的眼睛盯着我,面上一片懵懂之色。
“你是谁?”
待她反应过来,便开口发问。
我注意到她持折扇的手垂在一旁,另一只手紧攥衣袖,用力到指尖微微发白,神色警惕。
“御……”说了个开头,便意识到了不妥。御馔津这个名字,怕是无人不晓。
而我若是想要她知道,那又拂了我的本意。
“御,我的名字就是御。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恰巧路过此地。” 
她看上去有些信的样子,但又有些犹疑,像只兔子一般守在洞穴口,深怕这是狐狸伪装的陷阱。
“那么你呢?”
她眨眨眼,“追月神。”
追月神?一个普通人的名字中竟带有神,真是……大逆不道。
她见我一副不信的样子,咬着下唇看我,接着开口道:“真的,我也不是……”话说到一半她用手捂着嘴,眸中一片波光潋滟。







之后的事像水到渠成。
与她放纸鸢,赏春樱,泛舟湖上,话题不过是女儿家的私话,心情倒是欢畅。
一晃眼,便是两三月过去了。
“你的头发……是天生的吗?”那天放完纸鸢后她的脸微红,拿着纸鸢坐在我旁边。
“是的呢。”我将手中的和果子递给她,她摆摆手意示说不要。看她头上的汗,我抽出丝帕给她。
这次倒是没被拒绝。 
“那么你一定不好过吧,如果是普通人的话……”
确实。白发红瞳,在某些传说中是恶魔的象征。只是我大抵算是幸运的吧,至少现在还没人敢在我面前那我的外表做文章。
“追月。”我唤她,“我可能很快就要走了。” 是下午就走。
“为什么?”她一边问,一边用我的丝帕擦汗。 
“有人需要我。”其实是边疆又开战了。
“那么,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她握住我的手,不知是谁的在出汗。
“可能……十年后吧。” 这话连我自己都不信。大抵是永远也回不来了,只是看到她那副希冀的神情,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
“嗯。”她的眼眶有些红,像兔子一样。
“村里还有事,我先走了。”她拿着纸鸢起身,“若是你十年后还没回来,你当斩。”
她说这话时声音打颤,没有回头。
眼睛有点痛,突然想哭。 









战场是刀光血影,金戈铁马。
很多次我原以为我必死无疑,可最后却是绝处逢生,似有神明庇佑。
可我要保护的的一个国家,神明对我而言,像是空谈。





第九个年头,我终于回到她身边。
小姑娘还是当年的那副模样,只是见到我后立马扑了过来,也不怕旁边小孩子耻笑。
那时我注意到,她身上多了些伤口。
都是曾经将要砍在我身上的致命伤。
“我回来了。”
当初不信神明的我,开始相信了。
“神明大人。”我附在她的耳畔道。
她满脸的震惊,之后一口咬在我肩膀上。只是到底没舍得下重口,低声骂了句“坏蛋”。
嗯,你一个人的坏蛋。

做梦出了梅妃结果今天真的抽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给大家表演一下360°无死角炸裂

帕克的冒险(日常向)

摸鱼
忍不住就写了
游戏男主官方名叫帕克
魔物娘做什么老婆做朋友不好吗(滑稽
大概是帕all       承包老婆不许反驳


又到端午节了呢。
帕克坐在厨房门口,一口咬下粽子。
牧场里的大家各自分散成小集体,当然也有人是形单影只的。比如,帕克面前不远处的基雅·库罗。
库罗骑着飞天扫帚,一只手轻轻摁在头上的帽子,红色的眼看着她们嬉闹,面显落寞之色。
她看上去有些孤单呢。
帕克突然想起当初翻图鉴时里面是这样形容库罗的。“基雅·库罗,传说中……传说中什么的来着?”帕克挠挠头,就在他绞尽脑汁回想时,厨房里传来妮娜的声音。
“是本体为乌鸦的妖怪啦。”
“哦哦!不愧是妮娜,居然还记得这件事!”
“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笨啊。”妮娜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两个刚出锅的粽子。
她湛蓝色的眼看着少年,湖水般的眸里映出一抹暖色。“真是的……我要送粽子去给爷爷,先走了。”
“嗯嗯,不过……”帕克的脸上少有的显出迟疑,犹豫着是否要开口。
“怎么了?”
“不,没什么。”
还是去翻翻图鉴吧,万一只是人家喜欢独处呢……
妮娜看他的脸色,心里大概也知道他是遇到了什么事,只是撇撇嘴,抬脚便走。
这个笨蛋,不要出事才好啊。 








“呼,还挺重。”帕克在房间里找出图鉴,一页页翻过去,找着库罗的身影。
“……被视作不详的象征。”
原来如此。那么,是时候去帮助她了。
被视为不详,一定很孤单吧?
脑海中就突然想起以往和妮娜相处的情景。因为父母双亡,与他亲近的只有妮娜她们,如果那时的自己身边没有一个人的话,那么大概也不会有今天的自己了吧。
只是妮娜不要老是欺负人就好了。
虽然近几年来妮娜因为长大了,变得成熟了些,可以前,在帕克幼时,却是常常欺负帕克,那双蓝宝石般的眼眸,可真真正正的是被帕克记在心里了。